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小红象怎么赚钱 病毒“捕手”:穿越迷雾找传染源

『辛』『国』『斌』『:』『未』『来』3『年』-5『年』『将』『是』『中』『国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业』『攻』『坚』『克』『难』『关』『键』『阶』『段』

『中』『新』『社』『北』『京』8『月』19『日』『电』(『记』『者』『闫』『晓』『虹』)『中』『国』『工』『业』『和』『信』『息』『化』『部』『副』『部』『长』『辛』『国』『斌』19『日』『表』『示』『,』『在』『中』『国』『内』『外』『部』『环』『境』『发』『生』『深』『刻』『变』『化』『的』『背』『景』『下』『,』『中』『国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在』『经』『历』『了』28『年』『持』『续』『增』『长』『后』『首』『次』『出』『现』『负』『增』『长』『,』『进』『入』『市』『场』『和』『产』『业』『结』『构』『的』『调』『整』『期』『,』『未』『来』3『年』-5『年』『将』『是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攻』『坚』『克』『难』『的』『关』『键』『阶』『段』『。』

『资』『料』『图』『:』『行』『驶』『在』『路』『上』『的』『机』『动』『车』『。』『中』『新』『社』『记』『者』『张』『斌』『摄』

『自』2018『年』7『月』『起』『中』『国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销』『量』『已』『连』『续』13『个』『月』『下』『滑』『。』『今』『年』『上』『半』『年』『汽』『车』『行』『业』『是』『制』『造』『业』『大』『类』『中』『唯』『一』『下』『降』『的』『行』『业』『。』『尽』『管』7『月』『降』『幅』『有』『所』『收』『窄』『,』『但』『前』7『个』『月』『的』『产』『销』『下』『滑』『仍』『超』『过』10%『。』

『辛』『国』『斌』『出』『席』『中』『国』『汽』『车』『工』『业』『协』『会』『主』『办』『的』『“』2019『全』『球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创』『新』『大』『会』『”』『时』『指』『出』『,』『当』『前』『中』『国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已』『具』『备』『良』『好』『的』『发』『展』『基』『础』『,』『长』『期』『向』『好』『的』『发』『展』『态』『势』『没』『有』『改』『变』『,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正』『处』『于』『转』『变』『发』『展』『方』『式』『、』『优』『化』『产』『业』『结』『构』『、』『转』『换』『增』『长』『动』『力』『,』『由』『高』『速』『增』『长』『转』『向』『高』『质』『量』『发』『展』『的』『关』『键』『时』『期』『,』『同』『时』『也』『正』『处』『于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变』『革』『、』『升』『级』『发』『展』『的』『战』『略』『机』『遇』『期』『。』

『辛』『国』『斌』『强』『调』『,』『在』『面』『临』『较』『大』『下』『行』『压』『力』『的』『情』『况』『下』『,』『汽』『车』『全』『行』『业』『要』『“』『变』『革』『破』『局』『”』『“』『化』『危』『为』『机』『”』『,』『采』『取』『切』『实』『可』『行』『措』『施』『,』『增』『强』『产』『业』『持』『续』『发』『展』『的』『动』『力』『。』

『首』『先』『要』『做』『好』『顶』『层』『设』『计』『。』『加』『快』『推』『进』『《』『新』『能』『源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发』『展』『规』『划』(2021-2035『年』)『》』『编』『制』『工』『作』『,』『谋』『划』『布』『局』『未』『来』『产』『业』『发』『展』『,』『凝』『聚』『行』『业』『共』『识』『,』『坚』『定』『发』『展』『信』『心』『。』

『其』『次』『要』『促』『进』『协』『调』『发』『展』『。』『修』『订』『实』『施』『《』『乘』『用』『车』『企』『业』『平』『均』『燃』『料』『消』『耗』『量』『与』『新』『能』『源』『汽』『车』『积』『分』『并』『行』『管』『理』『办』『法』『》』『,』『完』『善』『传』『统』『内』『燃』『机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与』『新』『能』『源』『汽』『车』『协』『调』『发』『展』『机』『制』『,』『把』『握』『好』『新』『旧』『动』『能』『转』『换』『节』『奏』『。』

『三』『要』『加』『快』『改』『革』『创』『新』『。』『强』『化』『工』『业』『基』『础』『能』『力』『,』『提』『升』『全』『产』『业』『链』『水』『平』『,』『激』『发』『市』『场』『活』『力』『,』『在』『确』『保』『行』『业』『安』『全』『、』『节』『能』『、』『环』『保』『的』『基』『础』『上』『,』『给』『予』『企』『业』『更』『大』『的』『发』『展』『空』『间』『。』

『最』『后』『要』『扩』『大』『开』『放』『合』『作』『。』『汽』『车』『产』『业』『要』『践』『行』『开』『放』『、』『融』『通』『、』『互』『利』『、』『共』『赢』『的』『合』『作』『观』『,』『坚』『持』『引』『进』『来』『与』『走』『出』『去』『更』『好』『结』『合』『,』『高』『水』『平』『、』『高』『质』『量』『融』『入』『全』『球』『产』『业』『体』『系』『和』『国』『际』『市』『场』『。』(『完』)



2020-02-21 14:52:50

小红象怎么赚钱✅✅赚钱+Qq474740252让你在玩手机的同时还能赚钱的App应用软件,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提现。

  

  杭州双浦镇的确诊病例引发疑问:27天未出村,她从哪里染来病毒

  病毒“捕手”:穿越迷雾找传染源

  2月19日,上午9时16分。很多杭州人的手机响起新的推送消息:连续两天没有新增后,当日凌晨,杭州再度确诊一例新冠肺炎病例,患者是57岁的双浦镇湖埠村女性村民潘某。

  湖埠村,是杭州市区西南一座傍山小村。几乎同一时间,网上传出齐刷刷的疑问:“她去哪里染上的病毒?”

  作答时限进入倒计时。

  24小时内,一份标准“答案”,应该包含患者发病前14天和发病后的日常活动、其间发生接触的人群,以及可能的感染路径。

  与时间竞逐,与病毒斗智,是流行病学调查(简称“流调”)人员的日常工作。他们是一群“病毒捕手”。

  证据每分每秒都在消失

  2月19日晚10时20分左右,谜底揭晓。

  “1月17日,前往宁波、嵊州探亲。1月20日下午返回家中。1月22日上午,乘坐家庭自备车前往灵隐寺游览,中午返回家中。此后一直未离开湖埠村。”潘某的几次活动被标上重点记号,而最早的活动轨迹甚至追溯到确诊前一个月。

  每次流调,杭州市疾控中心应急小分队的队员们需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,即便是在深夜。为此,不少成员会选择睡在单位,接到命令可以抹一把脸,拎起应急流调箱就出发。

  寿钧所在的杭州市下城区疾控中心,专门组建了一支经验丰富的流行病学调查组,有22年传染病防控经验的寿钧入组。他们两两组队,一旦接到疑似或确诊病例报告,小分队便会直面患者,完成采样、问询。

  “好比公安查案、记者暗访,证据每分每秒都在消失。”4天前的晚上10点,寿钧接到通知,辖区内发现一例疑似病例,等待流调。

  消毒、戴口罩、穿防护服……寿钧穿过隔离病房,站在病床前,直面患者。

  “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症状?”

  “去过哪些地方?”

  “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?”

  “和哪些人接触过?”

  简单问询后,问题逐渐深入而细致:就餐时和谁坐在一块,什么位置?和人聊天持续了几分钟,距离多少?去过几家市场,常光顾的摊位有哪些……

  有时,患者会记混,甚至会隐瞒某个事实。“碰到这种情况,都会追问。”寿钧努力抓住每一处逻辑矛盾。

  隔离室里的对话持续了50分钟,直到寿钧收起写字板。

  问询、采样、追踪、画图、大数据,他和同事在纷繁复杂的“一手证物”前串联事实。赶在凌晨3点前,第一版流调报告出炉。

  两次扑朔迷离的感染

  对潘某的流调,孙昼感到责任重大。

  潘某从1月22日最后一次出村,到2月19日确诊,前后一共27天。

  有媒体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细节,并很快在网络上形成传播——27天未离村,怎么感染的?难道新冠肺炎的潜伏期不止14天?

  孙昼明白,如果不尽快查明,刚开始复工的城市很有可能陡增困扰。

  “患者本身就有‘老慢支’(慢性支气管炎),目前还很难确定具体发病时间。”孙昼和杭州市疾控中心能做的,就是尽量扩大流调范围。他们刚刚向宁波、嵊州两地的属地疾控部门发去请求,希望配合进行调查。

  大多数时候,“悬案”终能破解。

  1月21日,杭州市疾控中心接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两起确诊病例。两名患者都没有湖北旅行史和居住史,乍看之下,让人摸不着头绪。

  孙昼和同事立刻开展调查,发现两人同属一家公司。追问之下,他们相继回忆起,一周前公司曾组织过一场会议,到场的有30名员工。

  两支流调队伍立刻出发,分赴公司和会场,“会场很小,才不到40平方米。一查名录,有从武汉来的员工,第一判断是开会时传播的。”疫情变化很快印证孙昼的推断,几天内陆续又有几名与会者确诊。

  此次会议上的30名与会者,最终有11人被感染。

  除了传统的询问方式,流调人员这些年有了不少高科技加持,监控和大数据信息成了“断案”关键。

  2月5日,杭州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例,其中一对夫妻的感染颇为蹊跷。

  1月25日,丈夫徐某突然发病,两天后妻子王某感染。初步流调显示,两人发病前14天,都没有疫区居住及旅行史,也没有野生动物接触史,与此前确诊的患者不相识。

  直到确诊后进一步流调,才发现他们受到感染,可能因为一次50秒的“偶遇”。

  “仔细问询后才知道,患者发病前3天去过一家药房,而几天前刚确诊的一例病患也去过这家药房。”流调人员顺藤摸瓜,调阅药店监控,查到1月22日下午2点21分的视频画面:徐某和另一名确诊患者杨某,在同一吧台处正面相遇,尽管时间只有50秒,但距离很近,两人均未戴口罩。

  就这样,通过流行病学调查,不少原本“孤立”的病例,连成了一幅病毒传播“图谱”。“其实更多时候,我们无法确定这一定是传染原因。”孙昼反复强调,这只是目前发现患者与新冠病毒,最有可能的一次“亲密接触”。

  尽早发现传染源,及时切断传播途径,正是“流调”的意义。

  追逐“零号病人”不是唯一目的

  这几天,寻找新冠肺炎“零号病人”的新闻,成了媒体追逐的热点。

  “这是上世纪80年代被提出的概念,代指传染病中第一个感染并开始传播病毒的病患,继而将病患串联成一个源头或多个源头的传播网络,”寿钧说。

  不少人认为,以目前的科技水平,足够我们追索每一起确诊患者,最终找到“零号病人”。事实上,监控录像时间过短,数据信息共享不足,人员流动过于复杂,都有可能造成证据链的缺失。

  寿钧手头上有一个不算特别清晰的病例。“只知道患者去过市场,坐过高铁,但还没找到确切的传播来源。”通过时间方面的判断,患者极有可能是在高铁上受感染的,但仍缺少确凿证据。

  孙昼说,追溯传染源头只是流行病学调查的一个环节,更重要的是能够提前获知各种可能存在感染风险的危险地带或人群,将防控关口从医院前移至社区,从而尽可能地降低疫情传染风险。

  2月19日晚,湖埠村流调报告刚刚公布,双浦镇连夜布置封控措施。全村366户村民全部隔离在家,村里紧急调配抑尘洒水车和消杀人员,喷洒消毒。

  而孙昼和寿钧已经开始为下一例流行病学调查做好准备。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


利比亚附近海域发生沉船事故约40名难民失踪
美国涉性侵富豪之死:牢房外部分监控片段遭损坏
韩国失业青年实际超百万?韩媒:每4名青年就有1人没稳定工作
利比亚附近海域发生沉船事故约40名难民失踪
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等媒体发表文章揭露阿片类药物真相
英多党派发表联合声明:将全力阻止英国无协议脱欧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