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有什么赚钱的方法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 2020-02-22 15:15:35
【字体:

有什么赚钱的方法::.✅✅赚钱+Qq474740252让你在玩手机的同时还能赚钱的App应用软件,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提现。...


  “我曾以为,这场疫情不会与我有关。”

  观乐的妈妈林荣于1月29日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在得知母亲生病以前,身在国外的她并没有太关注这场疫情。林荣出院那天,肺部感染还未痊愈,观乐那时已经连续10天密集关注新冠肺炎的各路消息,她觉得快要被压垮。

  “只能间接知道病况,恨不得把医生揪到自己面前”

  在法国留学的观乐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还有轻微感染症状就可以出院,“我很担心,想让她多住几天。”观乐表示,其实她在电话中听得出母亲自己是想出院的,但她依然放心不下,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安全的。

湖北随州一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前与医护人员合影。(图文无关) 一受访者供图
湖北随州一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前与医护人员合影。(图文无关) 一受访者供图

  “我看到消息说病毒是因为吃野味,还有病毒溯源到蝙蝠身上等各种消息,但没有一个是定论。”观乐表示,因为这种未知,让人觉得格外恐怖,任何人都不知道病毒什么时候会变异,什么时候才会消失?“现在这么多人住医院,什么时候能出院,什么时候是个头呢?”

  观乐在2月4日才知道母亲确诊住院的消息,在那之前她苦恼的事情是:在约旦、以色列旅游后,怎么应付回到法国的考试、论文。之后,她每天的时间线几乎全部被疫情相关的消息占据,在看到湖北各地接连“封城”的消息后,她忍不住问:“凭什么把湖北封起来?凭什么我们是牺牲者?我想让我妈妈有更好的医疗资源不行吗?”连续的发问后,她缓和下来:“我可以理解‘封城’是因为不想更多的人被感染。”

  为了防止最坏的情况,观乐曾通过邮件联系吉利德科学公司,询问是否可以购买瑞德西韦,在得到否定答复之后,转而又购买了克力芝希望能够寄送回国,“也许这些药用不上,但我只要看到这个病初期没什么症状,可能突然恶化之类的消息,就觉得心一直悬在嗓子眼,总是不能排除很多种可能发生的情况。”

  “不想和女儿说太多自己病况,害怕等待中肺会烂掉”

  观乐的妈妈林荣告诉作者,她并不想和女儿说太多自己的病况,怕她担心。“不咳嗽不发烧,停药三天后,核酸试剂检测两次结果均转为阴性可考虑出院。”治疗过程中,医生这样告诉林荣。

  出院前,林荣的两次核酸试剂检测结果均为阴性,且没有发热、咳嗽等症状。林荣说,确诊以及治疗过程中,她并没有太过担忧,但确诊后转院治疗前的三个小时是最害怕的时候。从当时的CT能看出她的双肺已经全部变成白色玻璃状,这距离她上一次检测只是有些感染的结果仅仅过去了两天半的时间。“我真的害怕在等待的这半天时间中,我的肺会烂掉。”

资料图:图为AI自动识别新冠肺炎病例CT胸片。
资料图:图为AI自动识别新冠肺炎病例CT胸片。

  据林荣介绍,1月29日下午2点拿到确诊结果,紧接着医生开始电话联系住院治疗事宜,但是那时候医院的各方面资源已经开始紧张,病房需要消毒,一个病区只有4-5个护士来处理病房各项杂事,直到下午5点才空出病房入住,治疗输液的时间已是晚上10点。这些情况她并未告诉女儿观乐。

  因无法和医生取得直接联系,观乐曾误会医生不给患者家属看肺部CT的片子是故意为之,“我担心是不是因为情况很不好,医生怕引起恐慌所以不让看,我妈又不怎么和我说这些。”观乐说,母亲入院第一天是一人一间病房,第二天便成了双人间,再往后差点被安排到六人间,她非常担心母亲的情况会不会因此而更加严重。

  林荣说:“最开始,医院里的病房安排不太稳定,经常更换,后来慢慢形成规律。”林荣所在的医院是一家区县内的医院,面对病房安排的变化,林荣觉得可以理解:毕竟非常时期,条件有限,床位日渐紧张,病房的分配医院应该都是经过讨论的。

  对于林荣的出院一事,该治疗医院向作者表示,新冠肺炎患者是否能出院,是必须经过专家组会诊通过的。“出院经过医生、主任、专家签字,专家会诊,院长签字等一系列流程,出院标准确实比较高,少一个环节都不行。”林荣称。

  “每天看疫情通报,觉得那不是数字是灾难”

  虽然观乐从母亲那里得知出院的种种流程,但还是坚持让林荣再次和医生沟通推迟出院时间,以防病情变化。林荣说,自己是想出院的,治疗时间太长,即使是一个健康的人这样在家里也受不了。“医生告诉我肺部还是有些轻微的感染,女儿的提醒让我觉得有些忐忑。”

  “女儿不放心。”林荣出院的时候有些纠结。按科室主任的说法,现在好多人都盼望着出院,她是科室里第一个说要再多住两天的病人。医生告诉她,“输液治疗已经这么久了,再继续下去意义不大,病毒清除了,且确实符合出院标准,仅剩的轻微感染可以自行恢复,无需太过担心。”

  “自己最近好像变了个人”,观乐表示,我本来是个迟钝的人,比如我在日本,所有的东西都丢了,当晚我照样可以好好睡一觉。现在却对消息十分敏感。

  “医生查房是很正常的,但我会埋怨,他们平常好像不怎么露脸,只有查房时才看看病人。”观乐说,“我无法直接看到母亲的病况,也无法直接面对医生,所以想要看到一切检测结果,包括细节,但这也不太可能。听说病人完全被隔离起来,吃饭都有专人来送,交通管制,家里人都不一定可以去探视。”

  “什么也不知道,感觉在黑暗中。人就是这样,总觉得倒霉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,才开始紧张、恐慌。”观乐自嘲道,1月21日之前,朋友和她提及国内疫情情况时,她还只当是个新闻,听过就算了。但现在看来,疫情面前,命运总有机会和你开玩笑,无论是谁,都可能变成“局内人”。

  “对我来说,每天看疫情最新情况通报中的累计病例等,觉得不是数字,是灾难”,观乐说,这种灾难是死一个人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。“我的真怕家里人成为其中的一次。”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)

  作者:彭婧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『“』『僵』『尸』『车』『”』『先』『提』『醒』『后』『移』『除』

『旺』『泉』『街』『道』

9『月』17『日』『,』『旺』『泉』『街』『道』『综』『治』『办』『联』『合』『区』『交』『通』『支』『队』『,』『对』『辖』『区』『内』『停』『放』『的』『僵』『尸』『车』『开』『展』『专』『项』『整』『治』『行』『动』『。』『一』『辆』『长』『期』『停』『放』『的』『黑』『色』『小』『轿』『车』『,』『被』『贴』『清』『理』『告』『知』『书』『无』『效』『后』『,』『街』『道』『综』『治』『办』『联』『合』『区』『交』『通』『支』『队』『对』『车』『辆』『进』『行』『了』『移』『除』『处』『理』『。』『下』『一』『步』『,』『街』『道』『综』『治』『办』『将』『继』『续』『加』『大』『对』『辖』『区』『内』『僵』『尸』『车』『的』『摸』『排』『,』『加』『强』『对』『车』『主』『的』『宣』『传』『教』『育』『,』『规』『范』『辖』『区』『道』『路』『车』『辆』『的』『停』『放』『秩』『序』『。』『文』/『刘』『书』『玉』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